意甲直播 > 意大利足球 > 滑板小将亚运赛场展现实力未来值得期待,奥运备战要做到真选真练真高真干

滑板小将亚运赛场展现实力未来值得期待,奥运备战要做到真选真练真高真干
2020-01-06 16:45

作为东京奥运会新增设的项目,滑板也在本届全运会赛场上登台亮相,街式和碗池项目集聚了中国滑板界的各路高手和元老级人物,如北京滑板界名人席斌、人气选手杨柳青、中国滑板第一人车霖等,他们都为滑板能进入东京奥运会而欢欣鼓舞,亦想有机会能站在东京奥运会的赛场上。

从被误读到跨进奥运殿堂——

如何进一步创新体制机制,用改革的方法抓好滑板项目跨界跨项选材,全力以赴备战2020东京奥运会,8月22日国家体育总局在北京大兴国家滑板集训基地进行专题调研,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带队实地察看了滑板项目备战工作,并召开座谈会听取跨界选材、系统训练等方面进展情况汇报。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赵勇主持座谈会。

颇富动感的街头音乐伴随着流火的骄阳,衬托出巨港体育城滑板赛场异常火爆的气氛。虽然8月29日已接近亚运会收官,但众多观众冒着高温来到这里,为的就是一睹首次进入亚运会,并首次成为东京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的滑板比赛。虽然与那些顶尖高手相比,出征本届亚运会的中国滑板队队员们还只是初出茅庐,但短短不到一年的训练,却让她们在这场巅峰对决中实现了中国滑板运动的历史性突破。

为了备战东京奥运会,国家体育总局已经启动了滑板项目的跨界跨项选材工作,组建国家集训队。国家体育总局社体中心业务一部主任黄强表示,本次全运会滑板比赛也是在为东京奥运会选拔国家集训队的苗子,优秀选手有望参加东京奥运会。黄强说:目前已有6支滑板国家集训队,都是从相似专业寻找的跨界跨项选手,有蹦床、技巧、杂技、体操等。

中国滑板运动的奥运机遇

滑板项目奥运备战,积极秉持跨界跨项选材的理念,在总局统一领导和部署下,以改革的思路、创新的举措,构建举国体制与市场运作结合的新机制。积极依靠体育行政部门和地方政府力量,广泛动员社会力量,以创新的模式共组建6支滑板国家集训队。

劲敌当前无惧色

为了更好地开展滑板项目,目前国内多个城市都修建了更科学、更专业、更适合提高水平和群众参与的滑板场地,同时将以组建的6支国家集训队为核心,发展所在地区的滑板项目。

记者 慈鑫

苟仲文在座谈会上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特别是关于体育工作的重要论述。他特别指出,奥运备战工作要做到“四真”。一是真选,即真正的跨界选材,把有天赋的人真正选出来,进到核心团队。跨界是手段,选材是目的,要选拔出有天赋的选手,关键要抓好选材的标准,跨界选材,就要在“跨”字上下工夫,跨界选队员也要跨界选教练。二是真练,用科学的规律训练,不断实现新的超越。尤其要把体能训练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以体能保证和支撑技术。三是真高,要按照国际标准和冠军标准具体安排每一天的训练内容和目标,请高水平的教练和高水平的体能师,制订出专项训练计划。四是真干,真抓实干,充分调动各省区市积极性,调动教练员、运动员的积极性。

亚运会滑板项目争夺异常激烈,吸引了几乎全亚洲滑板爱好者的目光。不仅由于东道主印度尼西亚在男子和女子四个项目有诸多实力强劲的选手,日本也在女子碗池项目中派出了堪称世界明星级的两位女将此前屡屡在世界各项大赛中有出色表现,甚至在美国训练的片段都被当地俱乐部放在网络上作为吸引会员的广告,可见她们在这项运动中的影响力。

黄强介绍,目前集训队拥有6位来自于不同国籍、不同风格的外籍教练,这些教练与中方教练中西合璧,成为强大的教练资源。目前被选拔的27名选手按照梯队已全部到位,对运动员进行集中封闭训练。在短短数周集训后,第一梯队运动员已经可以顺利完成基本碗池动作,第二梯队运动员虽然训练时间较短,但已熟练掌握滑行及绕障动作。

24岁的李祉兴,已经是国内滑板界的一员老将。11年前,当他因为一个偶然机会接触到滑板时,他不曾想到这样一项街头运动竟然会登入奥运这个大雅之堂。从2016年8月4日国际奥委会宣布滑板进入2020年东京奥运会以来,一年多里,滑板运动在中国宛如搭上了疾驰的列车。这项原本非主流的运动因奥运身份迎来了新生。

座谈会上,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指导中心主任范广升介绍说,目前利用省区市体育局的资源,在黑龙江、贵州、山东成立集训队;调动企业、俱乐部积极性,采取政府支持,社会参与的方式,在南京、深圳成立集训队;借助轮滑运动发展的基础,在轮滑名城上海市黄浦区成立集训队。通过组建复合型团队,为科学训练提供保障;切实把选材的重点放在跨界跨项的人才资源上,以单板滑雪、武术、杂技和体操等优秀运动员为主要选拔对象,目前选拔出的6支队伍的27名运动员涉及八个项目,从训练效果看,跨项选材已经成为解决滑板运动成绩尽快提高的最主要、最捷径的路子。在8月11日国家体育总局正式下发跨界选材通知后,成功组建的滑板项目国家集训队目前以优化的结构正在努力实现训练产出效益最大化。

在亚洲,日本滑板运动实力最强。中国轮滑协会滑板项目主管曾冰峰感叹。在他看来,如果说美国是世界滑板最强国,那么日本已经成为能够比肩美国的世界滑板一流强国,再加上菲律宾、泰国等滑板运动开展较早的亚洲国家和地区,第一次进入亚运会的滑板比赛无论竞争度还是水准,都堪比世界一流大赛。第一次走上亚运会赛场的中国滑板队,无疑面临着世界一流高手的围追堵截,但也是一次最好的练兵机会。

晚上8点,北京市东直门来福士广场门前一片不大的水泥地,成了一个小小的舞台。晚归的白领、散步的市民、唱红歌和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喧闹中互不干扰。几个滑板少年的出现让这个舞台有了一抹青春色彩。他们找到一个稍显僻静的角落,扔下书包,一遍遍练习着滑行、跳跃等动作。滑板在水泥地上啪啪作响,不时有市民围观。少年们有时会玩出潇洒、漂亮的动作,有时也会摔的很狼狈,以致滑板飞出很远。众目之下,无论动作是失败、是成功,他们都沉浸在自己的快乐世界里。

国家滑板集训队总领队蔡永军介绍了参训运动员情况,跨界跨项选材组建的队伍目前分为三个梯队,在备战南京2017世界全项目轮滑锦标赛同时,将于10月启动海外集训计划,以进一步将跨界跨项选材的思路延伸。

女子滑板碗池赛,19岁的中国小将张鑫被排在第一个出场。只见她稳稳地踩着滑板进入比赛场地,速度虽然并不快,但很稳、很流畅。第一套动作结束,张鑫得到41.33分,为自己,也为中国滑板队开了一个好头。比赛的规则是,只要中间有一个失误,整个就作废。所以采取了保证稳定性的策略。教练组为张鑫和随后出场的娄佳怡制定的这套策略非常有效,毕竟对于中国滑板队女子碗池选手而言,她们的实力暂时与其他亚洲一流好手相比还有一定差距,但只要策略得当,滑板队姑娘们并不畏惧劲敌。选手们都是第一次参加这样高水平的比赛,面对亚洲最强选手,教练组针对每名运动员编排了技术动作,细节问题基本做到了极致。中国滑板队教练赵飞说。

多年前,辽宁阜新市的街头,也留下了李祉兴相似的身影。

座谈会上,原武术运动员韦维、原啦啦操运动员张鑫、原体操运动员吴玉汝作为集训运动员代表,以精彩的发言、由衷的体会,有力证明了跨界跨项选材是成就滑板项目优秀运动员的捷径。美国外教斯蒂芬和前从事单板滑雪的黑龙江籍教练陈冠文作为教练员代表分别谈了对跨项运动员训练的认识,他们结合自己的执教经历均表示,教练也有跨界跨项的问题,要通过跨界跨项的有效整合资源,丰富滑板项目,充实备战体系。对目前选材的模式和训练方式,他们也表达了充分的信心。

果然,在争夺激烈的这场女子碗池比赛中,一众亚洲高手都偶有失误,可张鑫却始终凭借着稳定的发挥占据在前三甲的位置,且每一滑的成绩都有提高。最终,张鑫以44分的个人最好成绩,将这枚中国滑板运动史上的首枚亚运会奖牌收入囊中,娄佳怡排名该项目第五。

自称不太爱学习的李祉兴,曾经也觉得迷茫,但在玩上滑板之后,他不仅找到了快乐,也确立了自己的人生方向,15岁就在全国比赛中夺冠,今年又成为全运会首次设立的滑板项目的冠军。

座谈会上,江苏省体育局、贵州省体育局有关负责同志就发挥地方优势,通过跨界跨项选材组建有特色、为国争光的国家队进行了情况介绍和经验分享。国家体育总局经济司、群体司、竞体司、奥运备战办公室、水上运动管理中心、中国自行车协会有关负责同志纷纷为滑板项目奥运备战提出了意见和建议。大家一致认为,首先要思想认识到位,深刻认识到跨界跨项选材是深化体育改革的重大举措,是促进竞技体育人才培养的新模式,选好苗子才能真正抓好训练,要从传统优势项目中发掘优秀人才,围绕重点任务配置资源,真正种好这块实验田,让跨界跨项选材发挥最好的作用。

在参加亚运会之前,我很少有重大比赛经验。走下激烈赛场的张鑫略显腼腆地说,今天的比赛我是有一些压力的。在准备决赛的训练过程中,我把基础动作列为能够尽量不失误的动作,然后再去走一些稍微难一点的动作。也正是这种务实的态度和细节的打磨,让中国滑板队实现了历史性突破。

更为幸运的是,李祉兴赶上了滑板进入奥运会的历史机遇。身为一名滑板运动员,他在未来还可能代表中国站上奥运会赛场。

赵勇在总结时表示,要按照苟仲文局长提出的“四真”真抓实干,顽强拼搏。“四真”揭示了竞技体育发展的新规律,作为奥运备战的方法论,也是对总局司局、中心、协会和各个省区市的集训队提出的具体要求和方法论,各地各部门要认真学习领会,切实贯彻落实,务求取得实效。

跨界选材谋突破

据国家体育总局社体中心一部主任、中国轮滑协会秘书长黄强介绍,中国滑板运动这一年来的改革措施频频、整个项目正在从过去的非主流、边缘化的状态向主流靠近。国家体育总局相关部门也给滑板运动定下了奥运争光和普及发展的双重基调。

对于在国内开展历史仅20余年的中国滑板运动而言,对于选拔组建时间很短的中国滑板集训队而言,甚至对于从事滑板项目训练几乎不到一年时间的张鑫本人而言,她在此次亚运会女子滑板碗池比赛中所取得的佳绩,是历史性的突破,更是对中国滑板通过跨界跨项目选材 不拘一格降人才的肯定。

黄强表示,我们希望滑板能在东京奥运会上获得至少一枚奖牌的成绩,但中国滑板运动多年来一直是在民间自发开展,虽然参与的青少年不少,但竞技水平相比世界滑板运动强国还是有较大差距。为了尽快提高中国滑板运动的竞技水平,今年3月,国家体育总局给滑板运动确定了跨项跨界选材、政府与社会共同推动项目发展的方向。到7月底,就已经在江苏南京、广东深圳、上海、贵州、山东、黑龙江等地建起了6支国家滑板集训队。

出生于湖南湘潭的九五后姑娘张鑫面容白净、身材娇小,怎么看都不像一位久经沙场的滑板老将。实际上从高中开始,张鑫就接受了啦啦操专业训练,直至考入南京体育学院民族体育与表演系16级表演专业,她不仅成为一名啦啦操专项学生,还是学校啦啦操队的一名小尖子。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国滑板集训队来到南京体院挑选跨界跨项目人才,带队老师问同学们谁愿意改行练滑板?当时,其他女孩子都犹豫了,毕竟这个项目和啦啦操相比,不仅辛苦,而且有一定危险性。但平日里就对这项充满动感的运动抱有极大热情的张鑫却特别开心地举起了手。

6支国家集训队的组建方式各不相同,有的集训队是以企业、俱乐部为主要参与、管理方,有的集训队是由地方体育部门、地方轮滑协会领导。黄强表示,虽然滑板已经是奥运项目,但滑板国家队员的选拔和培养并不会像中国传统的奥运项目那样主要在体制内进行,而是举国体制与市场机制相结合,鼓励各种社会力量参与。未来,中国滑板国家队的运动员将从6支或更多的国家集训队中通过公开、公平的竞争方式产生。

作为跨界跨项目选材进入中国滑板集训队的选手,张鑫在训练中要吃很多苦,摔倒受伤成了家常便饭。但对于滑板运动的满腔热爱以及对未来有机会代表国家参加东京奥运会为国争光的向往,让张鑫坚持了下来。通过刻苦训练,张鑫很快掌握了如内转腾空、外转腾空、过火山、深池挂板倒滑、布朗特穿越人字脊等一系列的高难度滑板技巧动作。而在训练过程中,张鑫也渐渐发现,正由于她以往接受过啦啦操训练,所以在身体素质和协调能力等方面,对练滑板有很大帮助,在空中滞空的时候,也不会感到那么害怕。

南京的中国滑板国家集训队就是以一家企业为牵头方组建的,据企业相关负责人介绍,国家为集训队提供了政策和一定的资金支持,比如,可以为运动员联系学校、提供上学的条件;为集训队赴国外训练和比赛提供保障等。但从企业来说,投入还是非常大的。今年以来,这家企业对滑板俱乐部的投入预算已经追加到了4000万元,此外,该企业还在投资兴建一座可能是全亚洲最大的室内滑板场地。

其实不仅张鑫是通过跨界跨项目选材进入滑板项目的,娄佳怡也同样如此。在接触滑板运动之前,娄佳怡是一位来自武术之乡塔沟的武术选手。武术项目练就的身体协调性与胆大心细的性格特点,让娄佳怡在滑板运动中如鱼得水,平衡和力量方面给我很大帮助。

这位企业负责人表示,滑板进入了奥运会,中国未来将会诞生第一位奥运会的滑板奖牌、金牌选手,这对地方、对企业来说都是巨大的荣誉,更是推动这项运动进一步发展的强大动力。南京这家企业已经在滑板运动的整个产业链进行布局,从滑板器材装备和设施研发、生产,到滑板赛事的打造、再到滑板的培训均有涉及。“从国家集训队的组建、管理来说,企业现在的投入肯定是很大的,几年内也很难收回投资。但从滑板运动的产业看,长远的发展值得期待。”南京这位企业负责人表示。此外,滑板俱乐部、国家滑板集训队的组建,也有助于推动滑板人才的培养。未来,滑板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都需要滑板人才,而滑板俱乐部和集训队就是最好的滑板人才来源。

在被跨界跨项目选入中国滑板集训队,练习滑板不过短短八个月之后张鑫就参加了今年四月在南京举行的首届中国滑板俱乐部联赛总决赛暨国际滑板公开赛,在国际赛女子碗池项目中斩获了亚军。而不到四个月之后,她第一次地站在了亚运会的领奖台上。中国滑板的整体水平和国际高水平还有差距,但在进行了短短十一个月训练后,就能够在亚运会拿到铜牌,这种进步速度正是我们很好地贯彻了国家体育总局党组改革思路,积极开展跨界跨项目选材成果的体现,也用实践证明了跨界跨项目选才对于滑板项目的发展是行之有效的。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指导中心主任范广升表示。

根据计划,今年年底,中国滑板俱乐部联赛就将推出,未来还可能引进外援加入。中国轮滑协会也在制定明年选派运动员出国训练、比赛的计划,为优秀运动员提供更好的成长条件。

亚运铜牌似金牌

11年前,在李祉兴刚刚开始玩滑板的时候,家人也曾表示反对。至少在很多家长眼里,玩滑板的孩子往往被贴有不务正业、街头混混的标签。但随着李祉兴在滑板比赛中开始拿到成绩,父母的态度逐渐有了改变。而当滑板进入奥运会的消息传出后,更是让很多人改变了对滑板的看法。

中国滑板运动员们第一次身披印有五星红旗的战袍走上了世界大型综合性运动会的赛场。他们将中国体育改革的成果,很好地展现在大家面前。而这枚闪烁着金色光芒的亚运会铜牌,对于促进滑板项目做好东京奥运会备战工作的价值,不是金牌更胜似金牌。

站在一名滑板运动员的角度,李祉兴给滑板的诠释是,“永不言弃,不怕、不疼。”而从官方的角度看,滑板运动的推广也需要一个积极的价值导向,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赵勇给滑板的评价是,“滑板是一项张扬个性、培养血性且深受青少年喜爱的运动,通过宣传普及,可发展成为打造国民精神的运动,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尤其是青少年的全面发展。”

据介绍,在滑板正式成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新增项目后,总局社体中心就在总局党组的指导下,以创新思维和大刀阔斧的改革举措,于各地组建国家滑板集训队。目前,在上海、南京、贵州、山东、深圳、哈尔滨,就有六支国家滑板集训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东京奥运周期的选材、备战。而在国家滑板集训队组建过程中,也紧跟总局党组的改革思路,开拓创新,合理利用社会资源。例如,张鑫所在的国家滑板集训队,就是由总局社体中心、南京市体育局和当地企业三方共建,采用政府主导、社会参与,企业运营的方式,在仅仅一年多的时间里就完成了从基地建设、队伍组建到运动员选拔等诸多工作,还通过举办各类国内外大赛、海外集训和聘请外籍技术顾问的方式,不断提高运动员的技术水平。与此同时,这种举国体制的创新模式,也给中国滑板选手们带来了充足的经费保障、器材装备和比赛资源。现在,滑板集训队的孩子们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吃、喝、住、行都给解决了,大家就是一心一意地做好训练。好多国外的团队,其实都很羡慕我们。作为中国第一代滑板选手的曾冰峰不禁表露出对现今滑板选手赶上了项目发展好时代的欣慰之情。而在范广升看来,之所以中国滑板选手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站上亚运会领奖台,正说明了总局社体中心与地方体育局、企业联手组队,开展跨界跨项目选材的思路和方向是正确的。这些改革措施也打通了以往在项目备战过程中所面临的体制壁垒。

在说到滑板时,李祉兴用到最多的一个词是酷,玩滑板体现的是年轻一代对自由、个性的人生状态的追求。

由于成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新增项目,目前滑板运动在全国各地正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起来,由国外高水平设计师设计的滑板场地建设工作也从以往的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向其他城市延伸,目前很多场地都在建设之中,今年你看到的场地数量,可能明年就会翻倍了。曾冰峰说。而此次亚运会中国选手所取得的历史性成绩突破,也将为这一项目在国内发展带来良好契机,吸引并激励更多青少年投入到滑板运动中来。

奥运身份给了中国滑板运动新生的机会,但同时,也出现了滑板运动与传统的国家队管理体制如何融合的新问题。

诚然,中国滑板集训队的教练和运动员步入了中国滑板项目发展的好时代,通过在此次亚运会上与世界一流好手的切磋、交流和同场竞技,他们开拓了眼界,看到了对手的长处,也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更重要的是增强了信心。娄佳怡表示,此次亚运会难得的参赛经历对她未来进一步做好训练和备战帮助很大,也给了她更多前进的动力和信心。和这次亚运会的对手相比,我们练习时间还比较短。但如果要奋起直追,我们用同样的时间是可以做到的。中国滑板选手们未来进步的空间很大。虽然现在和日本选手还有一定差距,但我相信我们有机会可以追上她们。张鑫坚定地说。

不久前,有媒体报道,在国家集训队,一些职业滑板运动员感觉很不适应。在黄强看来,出现这种问题也是正常的。国家队的管理机制需要不断改革,今后可以更加灵活和弹性,但从运动员来说,确实也需要具备一定纪律性。出现这种思想、文化上的碰撞并不是坏事,黄强表示,这有利于推动中国滑板运动相关方面的不断磨合。

本报北京10月22日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