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直播 > 意大利足球 > 新增奥运项目在雅加达亚运会赛场大练兵,回归奥运大家庭棒垒球再战奥运困难重重

新增奥运项目在雅加达亚运会赛场大练兵,回归奥运大家庭棒垒球再战奥运困难重重
2020-01-07 16:27

东京奥运会上,棒垒球将在时隔12年之后再次回到奥运大家庭,这对于多年来在困境中坚持拼搏的中国棒垒球运动来说无疑是一剂强心剂。

本届里约奥运会,四川代表团共有18人参赛,最终四川运动员斩获1金1银1铜,在多个项目上都取得了突破。四川选手的参赛让中国在一些项目中有了一席之地。这其中,激流回旋女子单人皮艇选手李露、激流回旋男子单人划艇选手舒建明、男子铁人三项选手白发全均是中国代表团参加各自项目的唯一代表。值得一提的是,这几名为中国代表团在各自项目上取得历史性突破的四川籍运动员,都是第一次踏上奥运赛场的90后甚至00后新人,而他们在里约的惊艳亮相,也为四川在这些项目上未来的发展彰显了无限的希望。

天津,中国棒球运动的重镇之一,项目在此地开展的历史可以追溯到90年以前。8月28日,棒球亮相天津全运会的第一个比赛日,就有了一种回家的感觉——观众无需组织且大都懂球,位于团泊体育中心的棒球场在国内也算得上数一数二。

作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新增加的项目,棒垒球、空手道、滑板、攀岩和三人篮球5个项目进入了雅加达亚运会。在这些新增加的项目中,棒垒球是东京奥运会东道主日本的优势项目,空手道在日本也有悠久的历史,滑板、攀岩则是广受青少年喜爱的极限运动,三人篮球更是充满了街头气息,这些充满潮流气息的运动为亚运会吸引了更多年轻人关注的目光,也让亚运会展现出更多酷炫的特质。 亚运会是备战奥运过程中的中考,在雅加达赛场上,中国队在这些奥运新增项目上锻炼了队伍,检验了前期备战的效果,考察了对手,同时也为未来两年的备战厘清了思路,找到了方向。

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棒垒球项目暂时离开了奥运会的舞台,因为这一原因,中国的棒垒球运动也受到很大打击,甚至一度出现离开全运会的可能。最后通过多方努力,棒垒继续留在全运会,也给未来的发展留下了火种。

实际上,早在2015年四川体育就开始布局东京奥运,提出了“奥运争优、全运争先”为战略定位,重点做好2016年第三十一届里约奥运会、2017年第十三届全运会、2018年第十八届亚运会、2019年第二届青运会、2020年第三十二届东京奥运会参赛备战的综合协调与组织保障,实现奥运会、亚运会、全运会、青运会运动成绩和精神文明双丰收。”2020年东京奥运会,四川代表团不仅有传统优势项目,甚至在一些重新入奥的项目上也能有所突破。

在中国,棒球并不能算是大众项目,因为一度暂别奥运会,在全运会上的命运也曾风雨飘摇。经过多方努力,棒垒球最终得以留在全运会的序列中,成为极少数不对应奥运会设项的“异类”项目。如今,棒垒球重返奥运,在全运赛场上坚持下来的队伍,仿佛又寻回了努力的方向。

三人篮球:亚运冠军有榜样作用

如此被动之下,中国棒垒球选择了普及青训。利用市场的力量,棒垒球事业在低谷中找到了校园、民间俱乐部以及社会培训机构等诸多发展空间,这也成为了中国棒垒球重新起步的基础。

自从高敏在1988年获得奥运会女子三米板冠军开始,跳水一直都是四川的优势项目,曾经向国家队输送过贾童、胡亚丹这样的选手。本届奥运会上,15岁的任茜获得了女子十米台的冠军,下一个奥运会她也仅仅年满19岁,很有可能将会继续参赛。而23岁的邱波一直被称为满分先生,但本届奥运会上他因为2次失误仅仅获得了第六名,无缘奖牌。不过,赛后邱波坦然面对表示,“奥运意味着我的梦想,东京见!”

重金牌,更重人气

为了备战东京奥运会,中国篮球协会调整了三人篮球国家队的组队模式,将我要上奥运与国家三人篮球集训队的组建实现挂钩,这也使得民间高手有了参加国际比赛的机会。此次雅加达亚运会上的两支队伍便是以我要上奥运男女公开组冠军队队员为主要班底组建的。 由WCBA俱乐部职业球员组成的中国女队在亚运会三人篮球赛场上展现了超群的实力,在决赛中仅用时不到10分钟,就以21比10击败日本队,收获冠军。完全由业余球员组成的中国男队则在决赛中与韩国队打到了加时赛,最终以19比18险胜对手,同样收获金牌。 虽然在亚运会上没有遇到敌手,但放眼奥运赛场,在更讲求身体对抗和个人技术的三人篮球场上,欧美球队的球员无疑更加具有优势。中国三人篮球想要在奥运赛场上取得佳绩,还需要付出更多努力。 中国篮协三人篮球部部长柴文胜表示,亚运会夺冠为三人篮球在我国的发展起到了示范作用。有的队员在事业单位工作,有的在学校当老师,他们通过我要上奥运活动把自己的潜能发挥出来,代表国家取得了亚运会金牌,对他们来说是一次提升和飞跃,他们发挥着榜样作用。 柴文胜表示,下一步中国篮协将把中国三对三联赛和我要上奥运全国三人篮球擂台赛坚持下去,让它们发挥更大的作用,获得国际篮联积分,为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做准备。2019年要通过不断努力,通过积分来获得优先的排名,最后取得参加奥运会的资格。

东京奥运会上,日本作为东道主将直接入围。从亚洲范围看,中国棒球实力不算很强,进入东京奥运需要更多努力,韩国、中国台北等队实力都很强大。而中国女垒曾经有过世界亚军的辉煌,但人员储备较差,经过两个奥运周期缺席的打击,想要短期内东山再起的可能不大。但是通过本届全运会,我们看到国内多支地方队重新组队参赛,除了天津、上海、江苏、广东等传统省份之外,更多省市组队参赛,爆冷场次不少,传统强队独大的格局有望被打破。不过即便如此,面对东京奥运会,中国棒垒球还需要付出艰苦的努力。

四川花样游泳队一直以来实力超群,曾经培养出过蒋文文蒋婷婷,王娜等一大批的国字号运动员。里约奥运会,曾珍跟随国家队拿到了一枚银牌,这名93年的妹纸在东京奥运会上也许仍将参赛。另外,四川队中还有一名18岁的小将肖雁宁,她本次奥运会作为替补跟随全队在圣保罗基地训练了半个月。一直等到全队进了奥运村,她才返回中国。肖雁宁去年也随国家队参加了世锦赛,未来将会是中国花样游泳队的一颗闪耀的新星。

由于回归奥运,棒垒球在全运会中的存在变得“名正言顺”,而与棒垒球同时“入奥”的攀岩、三人篮球、轮滑、空手道等项目,也迅速出现在全运会赛场,并已经在大会正式开幕前完成比赛。

攀岩:未来训练更有针对性

不仅如此,随着棒垒球重返东京奥运会,四川作为全国棒垒球发展势头不错的地区,将很有可能为中国队输送一批人才。出生于1992年的冉松和罗夏就是非常优秀的棒球选手,两人都代表中国队参加了多次亚锦赛、世界棒球经典赛、东亚运动会、亚运会等。而在垒球方面,四川队的郭若梦曾经代表中国队参加过仁川亚运会,另外2016年全国女子垒球冠军赛上,四川队获得了亚军,在这支球队中肯定能找出一些代表中国队参加东京奥运会的好苗子。

这显然比棒垒球此前能留在全运会中更加合情合理,因为从第一个奥运争光计划1995年出台之后,全运会就开始围绕奥运会设项。所有体育项目都被贴上了“奥运项目”和“非奥项目”的标签,只要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意味着更多重视和更大投入,也等于拿到了全运会的“入场券”,比如2013年全运会首次亮相的七人制橄榄球和高尔夫球。

攀岩项目在雅加达亚运会上设置了男女速度个人、接力和全能6个小项,首次出战亚运会的中国攀岩队收获2银3铜。 亚运会前,经过两轮选拔赛和两站世界杯赛,代表中国出征亚运会的攀岩队中有老将也有新人,都是目前国内的顶尖选手,其中大家最熟悉的就是大满贯得主钟齐鑫。为了一圆奥运金牌梦,原本已逐渐淡出赛场的钟齐鑫选择回归,其他的攀岩金牌我都拿到了,只是没有拿到过亚运会、奥运会的金牌。为此,他说服了家人,重新站到了心爱的攀岩赛场上。 除了钟齐鑫之外,目前国内一大批青少年攀岩选手已在各项青少年国际大赛中崭露头角,涌现出潘愚非、黎金鑫、张悦彤、宋懿龄等一批非常有潜力的选手。 在速度攀岩方面,亚运会基本相当于世界水平,印尼选手阿斯帕尔、伊朗选手雷萨以及钟齐鑫等人的水平都处在世界前列。奥运会上其他大洲选手也将加入,中国攀岩队将面临更强大的竞争。 中国攀岩队总教练赵雷表示,通过亚运会比赛看到了不足,中国攀岩队今后的训练重点会放在恶补难度等短板上,同时巩固在速度赛上的优势,未来将会进行一些更加细化、更有针对性的训练。 国家体育总局登山运动管理中心主任、本届亚运会中国攀岩队领队李致新表示,中国攀岩真正发力的时间才一年多。如今中国攀岩队正处在新老交替中,通过本届亚运会,教练组将不断加强分析和总结,努力实现整体水平的提高。

华西都市报记者闫雯雯

用全运会杠杆撬动项目发展,调动各方力量为奥运争光计划服务,这样的逻辑仍旧成立。在成为奥运项目后,攀岩就希望借助全运会舞台,开辟全民参与通道,采取跨界、跨项选材模式,冲击东京奥运会奖牌。但与此同时,攀岩等项目更看重进入奥运会和全运会后给项目发展和普及带来的绝佳机会。

棒垒球:与狼共舞谋求提高

同样,用全运会赛事引导三人篮球的热潮,比在奥运会赛场争金夺银更为现实和迫切。中国篮协三人篮球办公室负责人柴文胜说:“看身体条件,估计连CBA都打不了,现在打出成绩了,就可以让他们试试国家队的比赛,增加一个出口,这样我们可以吸引更多的草根篮球选手加入篮球大家庭。”

棒垒球曾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离开奥运大家庭,如今又被重新纳入东京奥运会。棒球盛行于美国和日本,垒球则是由棒球发展而来,中国女垒的最佳战绩是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的银牌。在亚洲范围内,无论在棒球还是垒球领域,日本队都拥有着强大实力。 雅加达亚运会率先结束的垒球比赛中,日本女垒以全胜战绩强势摘金,实现亚运会5连冠。中国队表现同样可圈可点,战胜过韩国、中国台北等亚洲传统强队,最终收获一枚铜牌。 本届亚运会中国女垒总体表现正常。垒球比赛全部结束后,中国垒球协会主席、本届亚运会中国垒球队领队杨旭总结时说,我们的目标主要是备战奥运会资格赛,经过了美国职业垒球联赛、世锦赛、亚运会这三个时间很接近的比赛,中国队总体表现可圈可点,运动员水平有进步,同时也有不足。下一步我们会采取针对性措施,更好地备战奥运会资格赛。 正在进行的亚运会棒球比赛中,中国队首战15比0大胜泰国队,次战2比17不敌日本队,第三战以16比3战胜巴基斯坦队。 需要特别提出的是,为了更好地备战东京,中国棒球协会、中国垒球协会推出了与狼共舞计划。两支队伍均以国家队为班底,和首钢集团共同组建了首钢金鹰棒球队、首钢金鹰垒球队,参加美国职业联赛,同时从美国聘请了专业的教练团队前来执教。这既是快速提升国家队竞技实力的重要举措,也是双方合作发展中国棒垒球事业的起点。 中国棒球协会主席、本届亚运会中国棒球队领队陈旭表示:我们把国外高水平运动员比喻为狼,中国队员要加入到狼群当中去,尽快把我们的队员由羊变成狼。这就必须要到狼群里生存,生存在国外高水平强对抗的环境当中。

求关注,更求发展

空手道:狠抓细节和有效技术

“如果没有全运会,棒球很难扛过这段日子。”国家体育总局手曲棒垒运动管理中心棒球部部长陈旭口中的“这段日子”,就是无缘两届奥运会的8年光阴。在远离奥运会的日子里,棒垒球经历了球队减少、人才流失的低潮,“很多小球员看不到出路,就转到了其他项目”。

8名选手参赛收获1金2银,中国空手道队在雅加达交出的成绩单让国人对这个刚刚入奥的新项目充满期待。一场比赛一局定胜负,讲究一技必杀、一招制敌,融合了许多戏剧性和观赏性元素的空手道项目亚运会上座率极高。 东京奥运会上,中国空手道主要寻求突破的是女子的3个奥运级别55公斤级、61公斤级和61公斤以上级。从亚运会来看,中国年轻选手的身体和技术能力不错,但在得分细节上的处理还不够。 空手道项目的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需要通过参加奥运积分赛并占据较高的世界排名获得。目前尹笑言在女子61公斤级排名世界第一,也是最有希望拿下奥运入场券并冲击好成绩的选手。亚运赛场她高奏凯歌,很好地贯彻了不犯错误才能赢的理念。决赛时尹笑言的对手一直使用拖延战术,试图利用大范围移动逃脱对抗,尹笑言则始终处在不给对手偷袭机会的强势进攻状态,最终比分虽然是0比0,但更加主动进攻的尹笑言获胜。 中国空手道协会主席、国家队主教练管健民表示:目前来看男队机会渺茫,打比赛太少,拿奥运积分也相对困难,主要就是看女子这3个级别。以前的训练我们主要是以面带动点,打完亚运会比赛后,点就出来了,后面我们要集中在点的训练上,抓细节和有效技术的应用。

有了奥运会的目标,棒垒球在投入和关注度上无疑将有所提升。在体会过依附全运会的绝望之后,棒垒球也都希望未来的路能更宽些。不久前,垒球国家队为了备战2018年东京奥运会资格赛,参加了美国垒球职业联赛。国家体育总局手曲棒垒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杨旭说:“虽然有全运会备战任务,但各地方队都非常配合,无条件地接受人员抽调,因为大家都非常珍惜垒球重回奥运会的机会。”下个赛季,中国女垒还将继续参加职业联赛,以弥补平时高水平比赛太少的不足,队伍也希望通过这个平台,提高球队的影响力和曝光度,以唤起人们对这支球队久远的回忆。

滑板:通过实战寻找差距

相比之下,“街头出身”的三人篮球就大众得多,由于简单易行的游戏规则,一直是篮球场上喜闻乐见的运动方式。天津全运会三人篮球决赛规模很大,总共64支队伍来到北京参加决赛阶段的比赛,运动员加上教练员总数接近400人。

滑板项目在本届亚运会设置了男女碗池赛和男女街市赛等4个项目,和东京奥运会的设项完全一样。中国队派出男女共7名选手参加全部4个项目的比赛,28日的预赛中国选手全部过关,29日的决赛,19岁的女子选手张鑫在女子碗池赛中收获铜牌,曾文惠获得了女子街市赛的第四名。 通过亚运会这样的大赛,中国滑板选手经受了一次难得的实战锻炼,也认识到了与亚洲高手之间存在的差距。中国轮滑协会滑板项目主管曾冰峰介绍,从亚运会的整体表现看,日本仍然是亚洲滑板运动实力较强的国家,中国的整体水平处在亚洲中上位置。张鑫表示,获得金牌的日本选手技巧性都比较高,一些翻板动作我们平时练得比较少。不过张鑫认为,距离东京奥运会还有两年的时间,通过找准方向、努力训练追赶,有机会缩小甚至追上对手。 从亚运会的比赛结果来看,日本仍然是亚洲范围内滑板运动实力最强的国家。 2019年滑板项目将开启奥运积分赛,中国选手的首要目标是争取获得尽量多的奥运资格。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小项在加入东京奥运会后也在雅加达亚运会登场亮相。例如,在游泳赛场,在东京奥运会男子800米自由泳、女子1500米自由泳以及男女混合4100米混合泳接力这3个新增小项上,中国队都将金牌揽入怀中。亚运会男子800米自由泳的首金由孙杨摘得,7分48秒36的成绩将这个项目的赛会纪录定格在这一刻,载入史册。 女子1500米自由泳项目上,中国队派出了两名16岁小将王简嘉禾和李冰洁,形成了双保险,最终王简嘉禾以15分53秒68的成绩夺冠。 同时,东京奥运会在许多大项中增加了男女混合小项,比如与游泳、射击、射箭、柔道等项目,在本届亚运会上也都有设项。

由此可见,体育项目的强弱兴衰,已经不取决于进入全运会的时间长短,群众基础、市场化程度都可以成为极具分量的决定性因素。

靠体系,更靠社会

今年,北京棒球队看中了几名年轻球员,但抛出的橄榄枝却遭到了无情拒绝。专业队略显单一枯燥的生活、6000—8000元的工资,对现在的年轻人而言,显然缺少吸引力,很多有棒球天赋的球员更愿意选择进入大学深造。由全运会引领的专业体系如果继续选择封闭式发展,很有可能将面临人才枯竭的危机。

“我们必须要打开大门,迎接各方人才。”陈旭说,“越来越多来自校园和棒球发展中心培养的球员出现在全运会赛场,事实证明,一边读书一边打球的球员,能力并不比专业运动员差。”

在三人篮球赛场,业余选手组成的队伍击败体育系统注册球员组成的球队的比赛场次也并不鲜见,比如在男子青年组决赛,广东东莞麻涌队击败了上海队夺冠。柴文胜介绍,他们正在规划全运会之后三人篮球赛事体系,比如面向草根选手的“我要上奥运,中华大擂台”,还准备打造一个让职业球员参加三对三的篮球联赛,多线并举。

奥运会作为全运会设项的“指挥棒”已经挥舞许久,如今,项目依然紧跟,但发展路径已大不相同,更多社会力量的参与也淡化了以往的专业味道。“奥运项目”曾经是中国体育中代表身价和地位的标签,相信未来,这个标签终将随着改革的深入失去它人为附着的特殊含义。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