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直播 > 足球比分 > 中国女子沙排冠军最大的心愿就是吃火锅,跨单位组队让天津全运会沙排赛场更精彩

中国女子沙排冠军最大的心愿就是吃火锅,跨单位组队让天津全运会沙排赛场更精彩
2020-01-07 05:39

自己这一年都是紧绷着,现在终于可以放松下来了,现在的愿望就是吃两顿火锅解解馋在和浙江队友王凡一同收获了全运会女沙金牌后,山东国手岳园如是说。

第十三届全运会沙半决赛5日过后,两对女子跨省组合和两对男子老将组合闯入决赛。展望决赛,八位选手各有不同滋味在心头。

图片 1 王凡

按照本届全运会的改革精神,双人组合参赛的沙滩排球符合跨省市单位组队的政策。跨单位组队让此次全运会沙排赛场更加精彩纷呈。 参加本届全运会沙排的队伍当中,共有六支男子跨单位组队和四支女子跨单位组队的联队。这些队伍中不乏国家队固有组合如男子解放军浙江联队的哈力克江/包健、解放军江苏联队的杨聪/吴佳欣以及女子山东浙江联队的王凡/岳园,但也不乏强强联手如女子山东福建联队的薛晨/马园园等。综合看来,沙排跨单位组队中国家队组合仍然占据较大比例,具备较强实力,也反映出这种政策对于延续国家队训练效果的帮助所在。山东选手王凡表示,她和岳园在国家队配合时间长达五、六年,跨单位组队的新政策让她们在全运会继续配合,是好事,我们比较熟悉,如果我们拆开再回到地方搭档,肯定没有现在这么默契。哈力克江也表示,对于他这样的年轻选手而言,在全运会赛场上仍然有包健这样的国家队老队友的帮助与带动,会让他们之间的配合越来越默契,为以后参加亚运会、奥运会等世界大赛打下更好的基础。 虽然多对国家队组合成为跨单位参赛的受益者,但强强联合也让国家队组合们在此次全运会上遭遇更多强劲对手,对全运会沙排赛事的激烈精彩程度是有益的提升。山东国手岳园坦言,跨单位组队也给她和岳园的国家队组合增加了很多强劲的对手,如果以前没有跨省市组队的话,女子沙排前四或者前八的队都能数得过来。我们强强联合的同时也会遇到其他省市的强强联合,我们的对手也会多一些。 跨省市联合组队,也让那些仍旧是以单一本省市选手作战的组合感受到了更大的压力。辽宁名将李焯新坦言这种新政策的出台对于辽宁队就不是很有利。因为许多跨省市组合的好手门联手之后,技战术打法都发生了改变,所以只能够根据对这些联队中每一个选手的旧有印象去准备,没有充足时间去了解这些联队我们就只能回去看录像准备比赛,相当于每一场都是遭遇战。李焯新如是说。

作为中国沙排队的原配组合,岳园和王凡的浙江山东联队被外界看做是最大夺冠热门,但她们的对手薛晨和马园园的福建山东联队同样实力不俗。岳园说,在挺进决赛后,她和王凡并没有看任何比赛录像,也没有想当天的决赛,两人好好地睡了一觉,想着在决赛中怎么发挥出自己的水平。

浙江山东联队的王凡和岳园在半决赛中直落两局战胜山西组合陈春霞和魏兆晨晋级。岳园坦言她和搭档在比赛中心态有些紧张和着急,决赛时我们希望可以站上最高领奖台,但我们要立足于自己,要吸取今天的教训,把心态放好。而王凡同样表示,决赛时她会更平静一些。

  浙江省女子沙滩排球队,建队于1998年,目前队伍现役运动员共有9名,其中王凡是国家队队员,是省内唯一参加过奥运会的沙排选手。2017年天津全运会上,浙江山东联队王凡/岳园战胜福建山东联队薛晨/马园园斩获冠军,取得我省沙滩排球的第一个全运会冠军。

拿到全运会金牌之后,岳园虽然笑着说她甚至比赛中对手如何追赶比分的情景都回忆不起来了。而王凡也说,比赛最后一个球结束,听到搭档喊了一声,她就蒙了,没有想到能够拿下那一局,没有想到能够取胜,现在感觉还和做梦一样。

另一场女子半决赛里,国手薛晨和马园园组成的福建山东联队完胜温舒惠和夏欣怡的新疆队,和队友会师决赛。薛晨说,这一全运周期她经历了伤病的困扰,但心态更成熟了。马园园说,和决赛的王凡、岳园之间太熟悉了,决赛时她一定会放开去拼。值得一提的是,按照本届全运会政策,山东实际已经提前将这枚女沙金牌揽入囊中,成为跨单位组队新政的大赢家。

图片 2

回首备战全运会的过程,两人却又是刻骨铭心的。岳园说,即便外界认为她和王凡是国家队原配,之前成绩一直不错,大家觉得这块金牌是她们稳拿的,但是她和王凡此前的训练状态确实不佳,备战过程对她而言甚至是一种折磨,但好在薛晨来到山东和马园园搭档后,两对组合一同训练、相互促进。在比赛开始后,她也和王凡不断地积极调整心态、状态,得以最终站上了最高领奖台。王凡说,这是浙江沙排组队以来的第一枚全运会金牌,意义非凡,尤其是能够把金牌挂到带着她训练了十三年之久的教练脖子上,我觉得很光荣,也给了我很大的鼓舞。

男沙半决赛进行得同样荡气回肠。上海老将高鹏和李阳爆冷完胜两位国手哈力克江和包健组成的解放军浙江联队。我们俩的目标就是冲金!高鹏如是说。李阳则表示,决赛或许是他和搭档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他们两人在一起训练、比赛十余年,会非常珍惜这最后一役不留遗憾,而他已经等待这个冠军很久了。

  蓝天白云,阳光沙滩,场边是热情的啦啦队,如果要论养眼程度,沙排绝对榜上有名。但在沙排人眼中,雨淋日晒才是他们的日常。相较于足球、篮球以及室内排球在人们心中的重视程度,沙滩排球一直处于“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状态。

作为中国沙排队唯一一对参加了里约奥运会的女子组合,王凡和岳园也逐渐成为中国女沙的领军人物。展望2020年东京奥运会,岳园表示这次全运会对于她和王凡而言都成长、成熟了许多,所以对于中国女沙来说,这应该是东京奥运周期一个不错的开始。而王凡则说,希望她在2020年能够代表中国参加东京奥运会,拿到了全运会金牌让我信心更足了。我希望接下来通过训练把拦网、发球和进攻等薄弱环节继续弥补,最主要还是体能再加强一些,这样去迎战美国、巴西和德国等,就会更有信心去冲击对手。

在当天的压轴比赛中,两位已过而立之年的福建老将陈诚和李健将上届冠军、辽宁组合李焯新和张立增挡在决赛门外。面对决赛,32岁的李健说他虽然很想去拿这枚全运会金牌,但在决赛之前,不会去刻意想太多。31岁的陈诚坦言,他会珍惜或许是自己职业生涯最后一场比赛的每一个球,下一届全运会我们一个35岁,一个36岁,没得打了。所以,争取吧,去好好地享受这最后一场比赛。陈诚如是说。

  2017年9月6日,是浙江沙排人永远忘不了的一天。天津全运会沙滩排球女子组决赛,浙江山东联队王凡/岳园直落两局直落福建山东联队薛晨/马园园斩获冠军。不仅为浙江沙排拿下第一枚全运会金牌,更是替我省大球出了一口气——这也是我省大球的第一个全运会冠军。自此,这个小众项目也渐渐走入大众视野。

图片 3

  年轻的队伍,小众的项目

  1996年,亚特兰大海滨,第一次奥运会沙滩排球比赛在这举行,这是沙排首次被纳入奥运项目。“在1997年之前,全国各个地市很少有正式的沙排队,基本上都是由室内排球选手兼项出战。”浙江女子沙排队主教练马俊告诉记者,虽然浙江女子沙排队是1998年才正式成立,但是相较于其他各省市,也算是“先驱者”。

  曾经是排球国手出身的马俊自浙江女子沙排队成立就一直担任着主教练的职务,21年间见证了队伍经历过的风雨。“好的队员真的太少了。”马俊介绍说,目前省队的队员一共只有9名,其中还包括已经进入国家队的王凡。

  在西方备受欢迎的沙排为何在国内发展较慢?沙排在身体素质、技巧方面的要求要比室内排球更高,运动员想要出成绩,要熬的年份也会比较久,而且因为受重视程度不如另外几个大球项目,运动员们也很难将他们的第一选择定为沙排。

  跌宕起伏,浙江沙排砥砺前行

  “我们并不靠海,训练场地也只是用铁丝网隔断的一片沙地,跟一些城市相比,这个环境是稍微有些简陋。”马俊表示,拥有这样一片场地已属难得,从这走出的沙排人在国内、国际大赛中也屡次取得不错的成绩。

  浙江女子沙排的队员因为起步比较早,在初期的时候比较占优。2001年九运会女子沙排比赛中,建队不久的浙江女子沙排队就取得了第8名的成绩,这对于一支以新人为主的队伍来说,表现实属上佳;2004年全国沙排巡回赛总决赛中,浙江组合陆文峰/任争青战胜上海的尤文慧/季琳君夺得桂冠,当时被业内看好有实力突破到更高层面。

  可谁知,这却成为了一道瓶颈牢牢制约着浙江女子沙排队的发展,在接下来的2005年十运会和十一运中,浙江队却接连折戟,没能进入前8名。

  “这对我们的冲击其实蛮大的,她们有能力冲击决赛,赛前也抱有不小的希望。”马俊表示,当年她们在国内各种大赛中都是奔着金牌去的,可是因为赛制、训练等各个方面的原因,全运会前她们的竞赛状态下滑明显,“2005年开始一直到2009年,那段时间是浙江女子沙排队状态低糜的一个时期,特别是十一运,当时我们甚至已经拿下了小组第一,下一步就可以冲击前8名,但是却在淘汰赛第一场碰到了上一届的亚军队伍遗憾止步。”

  马俊说起这段历史有些唏嘘,当时队员虽然条件一般,但是因为扎实的基本功,整体硬实力放眼全国也算不错,却屡屡因为碰到强队被淘汰,完全没能体现出当时浙江女子沙排的真正实力。

  “王”者归来,成就不“凡”

  要说起浙江女子沙排,跳不开的一个人就是王凡——帮助浙江女子沙排队走上巅峰,2013年拿下十二运第3名,2014年仁川亚运会取得第3名,2017年十三运更是拿下第一个全运会冠军,在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上强势夺金,为浙江女沙开创了一段全新的历史。

  好运气往往眷顾努力的人,只有准备好的人,才能顺利接住幸运大礼,王凡的成功和她的勤奋以及长期积累是密不可分的。“王凡进队的时候是2004年,那时候的队伍重心都在几名老队员身上,谁也没想到她在之后会给我们带来这么大的惊喜。”马俊提起王凡时,训练努力、品质好、天分高是常常挂在嘴上的几个词,“她的球商高,会用脑子去打球,能够举一反三,别人练习一个动作要三四遍,但是她往往一次就能做好。”

  王凡虽然现在已经闯出了一片天,但是她的沙排之路却并非都是坦途,刚刚崭露头角却伤病不断。“半月板受伤对她影响很大,虽然她总是嘴上说着没事,但是很多场比赛慢热、不稳定还是将她的问题放大了。”马俊表示,王凡作为目前国内最优秀的女子沙排选手之一,她的眼光更加长远,“东京奥运会近在眼前,必须要再拼一把。她在里约奥运会时无缘8强,这次希望能够突破历史。”

  抓技术抠细节,人才储备是重中之重

  “目前除了王凡在国家队,省队中还有丁晶晶、王婷婷、迟美等一批不错的运动员。”马俊表示,虽然这批队员都已经进队多年,但是他的训练还是狠抓细节,“一个是脚下动作,一个是核心力量,她们必须要抠细节、练基础,才能有进步,不然错误的动作只会越练越差。”马俊告诉记者,他知道队员们其实都嫌他“烦”,但是就因为直性子的他敢说敢骂,才培养出了一个又一个的优秀沙排运动员。

  招生难也是一直困扰女子沙排队的问题,省内好的苗子都想往室内排球发展,沙排队想要招人只能去各地搜罗“捡漏”。“在最初那两年想招到心仪的运动员难度可不小,甚至有一次已经和一名运动员谈好,但是因为年纪的原因让她在地方体校再练习一段时间,结果最终那人还是选择了室内排球。”马俊直言,招生之难,可见一斑。

  “好在近些年来沙排有了崛起的迹象。”马俊表示,自王凡在里约奥运会上露面、斩获天津全运会冠军后,省内也掀起了一小股练习沙排的风潮,“鲜花和掌声都不是现阶段我的追求。我大半辈子都是在和排球打交道,只希望浙江女子沙排在未来能够发展得更好。”

  本报记者 王品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