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直播 > 足球新闻 > 强壮根系,失意的荣誉

强壮根系,失意的荣誉
2020-01-07 00:28

小屁孩,你懂啥呀!小屁孩,体能还得加把劲啊!战友口中的小屁孩名叫陈良语,如今是陆军某工程维护团警卫班的一名上等兵。 虽然长了1.8米的大个儿,但因为在同年兵中年纪最小,刚入伍时,战友们经常开玩笑叫他小屁孩。玩笑归玩笑,他却当回事儿了。 老是说我小,这不懂,那不行,我非得整出个样子给他们看看。有了决心还得看行动。陈良语新兵连的时候体能就不咋的,下连又分到了警卫班,执勤任务重、活动时间少,想要提高体能素质的难度也增加了不少。为此,他给自己定了两条要求:巧练、多练。 为了提高训练效率,陈良语利用操课、休息时间向老班长请教训练方法,自己上网收集资料,科学制定每周训练计划。他还从网上买来一个负重沙袋,人家训练背个背囊,他却在背囊里加上沙袋,腿上再加一副绑腿;别人早操跑三公里,他非得趁开饭前的十几分钟再冲刺几圈;到了晚上,新兵连的三个100制度依旧坚持的同时,他还利用俱乐部的健身器材进行哑铃推举、单腿深蹲、拳击等方面的强化练习,使自己的体能有一个综合提升。 每当参加连队集中训练时,集体跑完后,再加练个几公里自然不必说,常常是战友们还在喘大气,他又背起背囊跑完了一公里。 你不累吗?战友见他天天跑,便问道。累啊。累你还跑?嘿嘿,反正都累了,不如累得彻底一点。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小子近乎自残的决心还真起到了效果。前不久,团里组织军事训练大比武,他先是突出重围取得本连参赛资格,后又过五关斩六将,勇夺全团武装五公里第一名。 从此,战友口中没有了小屁孩,取而代之的是,连队多了一头小猎豹。面对战友的赞扬和肯定,陈良语没有止步不前,他明白:军人为打仗而生,只有练就能吃苦、肯吃苦的坚强意志,锻造过得硬的本领,才能在未来战场中取得胜利。

图片 1 王汉辉:特战精兵情怀远

五公里越野

图片 2

  当兵就要当精兵,这是某边防团机动步兵连班长王汉辉的从军诺言。今天他已经实现了当初的承诺,成为了大家眼中一名响当当的“特战精兵”。

    五公里训练在部队是特别重要的,成绩规定22分以内算是及格,19分以内是优秀,当时易文所在的团纪录是17分46秒,毕竟是野战部队,大多课目,演习,包括以后的实战,速度显得极为重要,五公里不仅考核你的个人毅力和吃苦精神,更重要训练你的速度,要快,一定要快,只有快你才会为战争争取时间,你才不会被淘汰,到以后的山地进攻战的时候的攻山头,布哨,奔袭都是体现你的行动能力。

  陆军第72集团军某旅广泛开展冬季岗位练兵活动,锤炼官兵血性胆气。图为该旅某连指导员徐子龙(右一)在武装奔袭中为新兵加油鼓劲。张 毛摄

  王汉辉出生于山东东平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自小成长在泰山脚下,父母常年在外打工,一个人和外婆生活长大。特殊的家庭环境迫使他尽早成熟了起来。

易文在五公里方面的优势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因为他从来都不吸烟,至于没有吸烟对于五公里到底影响大不大,反正团里那些老兵解释他们比易跑的慢的原因是一个吸烟而一个不吸烟,但不吸烟的多的是,但五公里跑的快的却不多,五公里不仅要讲体能,还要讲战术,起初跑的时候不能太累,用8分力即可,慢慢再用6.7分力,到最后冲刺时候要用全力,总之,你不能提前透支体能,你要计划好,每到跑到七八公里的时候,易文的已是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嘴巴和鼻子一块呼气,并不太干净的迷彩服已全贴在了身上,.但易文咬牙坚持着,他知道坚持就是胜利,不但要坚持,还要拼搏.这个时候也是跟其它身体体能差不多的战友真正较量的时候.高兴的是易文一直是这个时段的胜利者,理所应当也就是终点的胜利者。

图片 3

  上学后,时常听外婆讲解放军和革命战争故事,在他幼小的心灵洒下从军报国的种子,盼望着早点长大,当兵穿军装。外婆意味深长地说:“当兵不容易啊,要是真当兵了,你可得好好干哪!”每当外婆这么说时,懂事的王汉辉眼中都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连队曾经成立了新兵尖子班,是将连队素质较好的集合在一个班,统一训练,统一管理,就跟上高中时,学校所成立的重点班和普通班一样,尽管对学生显得有点不公平,但有时却符合当时的一个情境,只不过学校分班的标准是以学习成绩,而部队以身体条件和体能为标准.易文很荣幸地成为其中一员,这个班的训练区别于其它的班,早上和下午要跑两个五公里,有时也会跑多一点,排长让大家在腿上都绑了沙袋,背上也背着沙袋,虽然累点,但大家心情却很好,因为这种长跑经常跑出了部队规定的区域,有时会跑在沙河边休息一会儿,捡一些河蚌玩,外面的空气也很好,虽然当时是在冬季,但有些地方也亦显出了绿色,让人感觉到春的暖意.更重要的是分在这样的队伍里就注定连队已经看好你,将你作为将来的骨干来培养,当兵的谁不想当班长啊,虽然是芝麻大一点官,但毕竟也管了那么七八号人,虽然不能说是威风八面,但至少在连队会议室也有你的一席之地,距离能成为一个党员近了那么一步,也可算是基层连队党支部里的常委了,所以易文很珍惜。就在团里组织的五公里比武的时候,为连队争得了荣誉。

  陆军第72集团军某炮兵旅积极发挥班长骨干传帮带作用,帮助新战士提升专业技能。图为班长蔡银城正在为新战士讲解枪支结构性能。

  2008年9月,听说部队来征兵了,王汉辉高兴地蹦了起来,第一个跑到武装部报了名。听说他报了名,外婆急了:“你还真要去当兵啊?”“你不是打小就让我当个好兵吗?现在就会来了,我得去!”王汉辉决定的事,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当时是团里组织五公里越野比赛,易文排 在了第二名,排在第一的是侦察连的,第三的是跟自己一个班的湖南籍新兵向东鹏.虽然没有得头名,易文照样受到了连长的表扬,事后听他们说,那个跑第一的侦察连的兵成绩不真实,在跑的过程当中,搭乘了同连的正好出外采购的自行车,所以真正的第一是易.事实上并不是要去采购,而是地地道道的作弊.易文当时搞不明白,为什么部队有人也会搞这些明堂.在以后的从军生涯中,他见识了种种的不可理解,或阴暗,或不耻,反正在这样武装团体里发生这些易文认为不应该。

  李 磊摄

  当年12月,王汉辉的愿望实现了,穿上了军装,来到了北国边防部队。在新兵连,他对班长说:“我要当个好兵、当个精兵!”王汉辉信誓旦旦,班长笑了。

  写在前面

  随着新训生活推进,王汉辉越来越体会到“当个好兵、当个精兵”的压力和班长笑容后面的含义。新兵连真苦啊,高强度的军事训练、严格的纪律约束、对家人的日夜思念,很多战友都打起了退堂鼓,但王汉辉非但没有退缩,反而愈挫愈勇。练体能他提前一小时起床,穿沙背心,腿上绑沙袋跑步,练射击第一个拿枪,最后一个放枪。为了锻炼腿部力量,他自己拿旧床单缝了绑腿,轻装跑好了跑武装,武装跑好了跑重装。经过自己的努力苦练,新兵下连时,王汉辉以全优成绩分到团队唯一的全训连队——机动步兵连。

  今天的老兵,来自昨天的新兵;今天的新兵,将会成为明天的老兵。1月19日,本版邀请陆军第72集团军的5位老兵围绕“新兵下连,老兵该以什么样的姿态迎接”畅谈感悟、交流思想,为新兵成长成才树立了“参照系”,受到部队官兵的关注。

  机动步兵连是全训连队,是团队的拳头力量,被大家称作“魔鬼训练营”。从那时起,他更加坚定了自己争当精兵的决心。2009年7月,为迎接军区考核,连队组织封闭集训,那段时间训练强度特别大,早操至少8公里,除白天完成正常训练课目,晚上还要进行“五个100”: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100个深蹲起立、100个哑铃推举、100次杠铃硬拉。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思想,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特点,时代在变,人也在变。面对连队的特别关爱、老兵的悉心关怀,这些刚下连的新兵是怎么看的,他们又该如何尽快融入连队,迅速从一名新兵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战斗员?今天,本版推出新兵关于“下连以后,新兵应该如何融入连队”的讨论发言,希望能给大家带来一些启发——

  王汉辉每次训练都冲锋在前,从来没偷懒过。一次团组织的重装6公里模拟考核中,王汉辉背着重达23公斤重的背囊一路带头,离终点还有500米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左小腿晃了一下,王汉辉没有太多理会,一直冲刺到终点时,才感觉疼痛难忍,到卫生队一检查才发现是疲劳性骨折。“这个小兵不简单,训练起来敢拼命,真是个铁人哪!”时任连长刘潇阳感慨道。从此,“铁人”的称号就在连队传开了。

  挑战自我,在军营淬火成钢

  2010年的省军区狙击手比武,是“铁人”初试锋芒的时刻。经过层层筛选和严格考核,王汉辉最终入选集训队。集训的生活是残酷的,每天都要训练十几个小时,不论是白天黑夜还是晴天雨天,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在大地上,集训队员们早已汗流浃背出现在训练场上,夜幕降临时,依然在披星戴月。

  ■某旅网络通信营列兵 邱桂华

  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在泥水中跌倒爬起,记不清多少次受伤后坚持、记不清多少次没吃过午饭,压根儿没睡过午觉。王汉辉始终顶住压力,每天都在认真总结,不断鼓励自己。由于大强度的训练,加上心理压力加重,他出现了脱发的情况,为了当个“精兵”,他始终坚持着。成功的花环来自辛勤汗水的浇灌,王汉辉的努力终于结出了硕果,集训三个月后,他在省军区狙击手比武中与队友一起摘得三个单项第一、三个单项第二、一个综合第二的好成绩,他也被省军区评为“特等狙击手”。

  到连队后,我最期待的就是能够与老兵一起摸爬滚打、苦练本领。然而正当我踌躇满志时,却发现有些班长骨干把新兵当成“花朵”,营造“温室”:训练不加难度怕受伤、累活不给分摊怕吃苦、重任不敢放手怕挨训……结果新兵锐气渐少,娇气渐多,一遇到挫折往往就蔫了。

  王汉辉经常说,作为一名机动步兵连的带兵骨干,不仅要自己当精兵,还要当好教头,把手下的兵带成和自己一样的兵。当班长第一年时,班里有个新兵胡永传,由于身体协调性不好,障碍始终不过关,他就利用周六周日、饭前饭后、课间休息等时间给他开小灶,反复讲解示范,有时一个动作就给他连续做五六遍,一练就是一两个小时,直到他会了为止,小胡的训练成绩突飞猛进,结业考核取得了优秀。当小胡手捧奖状时,激动得哭了:“是王班长对我的不抛弃不放弃才让我取得了这么好的成绩。”

  刚下连不久,连队组织体能比武,我自认为体能还不错,正打算报名时,新兵小吴“善意”提醒:老兵都那么厉害,到时候你要是排名倒数可不太好看。“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挫折和失败固然不愿意承受,但却是每一名新兵成长的必经之路,我给小吴讲起了新兵连的故事。

  我的新兵班长张倪超就特别喜欢“帮我们挑战自己”。新兵连第一次体能摸底后,他就来了个“下马威”:单杠拉不上去就吊着、俯卧撑做不够就撑着……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男人不逼自己一把,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在他的带领下,我也特别喜欢挑战自己,明知道自己实力弱,但还是要试一试。每次就在我们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班长略显“狰狞”的面孔都会及时出现,让我们咬牙坚持,从而不断突破自己的训练极限。

  “越是做不好,越要加倍练!”那段日子,体能训练成了我们每天的噩梦,但在新兵营阶段考核时,我们全班成绩脱颖而出,尤其在引体向上、3000米跑两个课目上遥遥领先。这段经历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只有肯吃苦头、肯栽跟头,才能有突破、有提高。

  不经一番彻骨的磨砺,新兵永远不可能变成“老兵”。我们只有顶得住压力,经得起打击,扛得了挫折,经过一道道难关考验,才能脱胎换骨,破茧成蝶。

  越是犯错,越要放开胆子练

  ■某炮兵旅指挥通信连列兵 张衍庆

  下连后,我被分到指挥通信连成为一名通信兵。作为联通上下的耳目,通信专业要求很高,若是在战场上弄错一个数据、接错一个线头,都可能会造成不可挽回的严重后果。虽然我入伍前在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专业,但看着通信装备上密密麻麻的电子元件,我心里打起了鼓:干这个,我能行吗?

  刚开始训练,我经常是这边接错几根线缆,那边抄收电报又记错几个数字,总无法保证百分百准确……接二连三地犯错误,令我不知所措,心理上也备受打击,训练中更是畏首畏尾。

  “怕什么,越是犯错,越要放开胆子练!”班长说。他选择继续信任,并积极给我创造训练的机会。一天,营里组织拉动演练,通信车忽然出现故障,班长却把我推到通信车前,留下一句话:“你去处理!”

  我非常紧张,似乎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快跳出来了。这时,班长在旁边提醒我:“别慌,就当是一次平常的训练!”在班长的引导下,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检查线路、锁定故障位置、排除故障……当电脑屏幕终于显示连接成功的标志时,我长吁一口气,额头上早已布满了汗珠。

  就这样,班长在教学中一次次的大胆放手给我创造学习的机会,同时又及时指导,帮我走出困境。渐渐地,我对自己更加自信,学习的劲头也更足了。不久前,连队组织阶段性考核,我因进步明显被评为“进步之星”,还登上了专业考核“龙虎榜”。

  雏鹰学飞,母鹰必须放手,否则雏鹰就难以成为翱翔蓝天的雄鹰。新兵的成长亦是如此,正是班长的大胆放手,才让我在收获自信中,锻造出一对展翅高飞的“翅膀”。

  坚持学习,让优秀成为习惯

  ■某防空旅导弹四营列兵 周锦涛

  刚进军营时我也是成绩平平,虽然各类训练课目都能够达标,但距离优秀还有很大差距,在新兵中不算突出。“来到部队就是要好好锻炼自己,成绩停留在及格线可不行!”我一向不甘落于人后。

  入伍前我就比较热爱体育锻炼,知道提高体能不仅要靠苦练,更要学会巧练。于是,我一方面逐渐加大训练强度,每天有空就去器械场“撸铁”,还模仿老兵给自己绑上沙袋;另一方面,我跟着体能训练教程学习,给自己制订合理的训练计划、科学的饮食和有效的放松运动。苦练加巧练让我进步很快,身边的战友都对我刮目相看。

  此时,为了培养新兵过硬的综合素质,连队准备选拔一批“新兵班副班长”。望着班长满是期许的目光,我暗暗攥紧了拳头。

  我知道,想当骨干就意味着不仅要有过硬的军事素质,还要有一定的理论水平和管理能力。于是,我经常向班长请教管理方法和带兵诀窍,上课时留意指导员的授课方式和讲话技巧,休息时从书刊中学习了解心理学知识……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学习积累的知识很快便派上了用场:班里有的新战士被子叠得毛毛糙糙,我就利用午休时间陪他一起“精雕细琢”;新兵连组织战士故事会,我登上讲台侃侃而谈,与大家分享习主席在梁家河的七年知青岁月;新年前夕,我主动请缨制作新兵连的“迎新年”主题黑板报,得到战友们的纷纷点赞。最终,我凭实力当选新兵班的副班长。

  来到连队,身边都是兵龄更长、经验更丰富、能力更突出的老兵,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更多值得学习的东西。军旅之路刚起步,我将一如既往保持学习精神,不断加强学习,走好每一步,努力成为一名优秀的军人!

  私人定制,助我攻克短板

  ■某旅信息保障队列兵 蒋梦婷

  来到连队后,干部骨干明确表示“会对大家一视同仁”。这个在管理上、生活上没有问题,但是延伸到训练上就有点让人郁闷了:短板补不齐、特长难发挥。

  在新兵连,3000米长跑一直是我的短板,即使是在结业考核中也毫无悬念的亮起了红灯,但我背记东西速度快。下连后,我一直想攻克体能短板,没想到连队为让新同志有个适应期,采取新老兵分训的模式,体能训练“一锅煮”,还经常“适可而止”,导致我无法对长跑进行强化训练。作为话务员,连队对我们的专业训练非常严格,经常加班加点背记号码,而我背记号码比较快,往往是早早就背记完了。

  那段时间,我在体能训练和专业训练中“两头冒尖”,有很多想法却难以实现,心情总是烦躁不安。庆幸的是,班长注意到了我的变化,于是我一股脑儿将心中的苦闷全部都讲给班长听。班长及时将我的情况报告连队,建议调整训练计划,采取“私人定制”的方式,既帮新兵尽快补齐体能短板,又让新兵充分发挥特长。

  从那以后我们开启了“一人一案”的精准训练方案,我开始主攻自己的体能弱项,班长帮我分析跑步时存在的问题,教我改进跑步方法,强化腿部肌肉力量练习;同时,我也积极与大家分享自己背记号码的技巧,当起了专业训练小教员。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不久前组织的连队基础体能阶段性考核中,我和战友们全部达标。

  训练上的“区别对待”是对我们更加精准的关心关爱,我们需要“齐步走”,但也需要“私人定制”,只有两者相辅相成才能实现训练效果最大化。

  暖心鼓励,伴我走出困境

  ■某防空旅作战支援营列兵 阿拉帕提·艾尼瓦尔

  春节期间,在连队文艺晚会上,我演唱的一首《军中绿花》引来如潮掌声,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可谁又能想到,一个多月之前,我还因念家心切自我封闭,坚决要求脱军装回家,被连队列为需要重点关心关爱的人员。

  我是一名维吾尔族战士,家在遥远的西北边疆农村,本想着来到部队建功立业为家乡争光,但刚来没多久,就感到无论是在与战友们语言交流上,还是在纪律严格的部队生活中,都有明显的不适应。

  一时间,我成了连队需要重点关心关爱的人,感觉每一天都过得非常漫长,似乎自己已经戴上了“后进”的帽子,失落失望、无精打采的思绪便接踵而至,心中也更加想念远方的亲人。这时,班长和连队干部给了我家人般的温暖与鼓励,让我感受到阵阵暖流,帮我渐渐地融入连队、融入集体之中。

  由于饮食习惯的差异,我只吃清真饭菜,但连队里仅有我一人是少数民族,于是,指导员就安排炊事班长为我专门定制清真菜谱,保证我每餐都有清真饭菜。这件事一直坚持到现在从未间断,令我非常感动。

  连队组织战斗体能拉练,距离终点还有3公里左右时,我的脚上磨出好几个大血泡,班长和副班长不由分说轮流搀着我,帮我坚持走到终点……

  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点滴关爱像一股股暖流淌进心房,不断激励着我、感动着我。我也时常暗暗加油鼓劲,尽快振作起来,融入集体。

  机会来了,一次新闻点评,见大家争相发言,气氛正浓,刚好还有我擅长的歌舞话题,坐在台下的我终于按捺不住。正在我徘徊犹豫之际,班长拍了拍我的肩膀,言语中充满信任和鼓励:“去,给大家展示一下,你可以的!”

  没想到一登台就赢得了大家热烈的掌声,当晚躺在床上我都难掩兴奋:没想到,我也可以这样受欢迎!渐渐地,我和大伙打成一片,一点点的融入了连队大家庭。

  如今,新的征程刚刚开启,我要把连队给我的温暖和鼓励传递给更多的战友,也帮助他们在摆脱困境中奋起,做最好的自己!

  (童祖静、赵 威、黄保传、侯 平整理)

作者: 编辑:靳梦秋

上一篇:犍为棋王,棋王选拔赛决出浦东业余棋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