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直播 > 足球直播 > 决定中国足球的未来,传统体育火热春天里

决定中国足球的未来,传统体育火热春天里
2020-01-07 05:39

放假的时候最开心了。我最喜欢踢球,假期里能和爸爸、和朋友们一起踢一场比赛最开心了。7岁的吴廷之从小就在十分热爱足球的父亲的影响下开始踢球。吴廷之的父亲吴炜是忠实的北京国安队球迷。国安的比赛,他几乎场场不落。只要不出差、不加班,国安的主场他都会和朋友们一起去现场支持自己的球队。随着儿子慢慢长大,吴炜发现儿子同样对足球很热爱,他便有意识地培养儿子对足球的爱好。吴炜还带着儿子去看过两次国安的比赛。 踢球是一项特别好的运动,能够释放压力。和朋友们一起奔跑、打配合、最终成功破门,那种喜悦难以形容。太爽了!吴炜说。清明小长假期间,吴炜和朋友们约了一场球。这场球很特别,有人提议带上孩子,于是便上演了一场亲子足球赛。吴廷之手舞足蹈地告诉记者:特别有意思。有的小朋友比我大挺多,踢得比我好,有的很小,我就让着他们。爸爸踢得比我好,他还进球了,特别棒。吴炜已经成功晋升为儿子的偶像。 吴炜说,孩子现在还小,正是培养爱好特长的时候。我很喜欢运动,也了解体育带给人的好处,我不想孩子每天窝在家里,希望儿子能够成为积极、阳光、正能量、有担当的男子汉。趁着假期带着他一起和我的朋友们,还有他的同龄人一起踢球,是一次特别好的经历。他是独生子,所以能够让他通过踢足球的方式找到玩伴,不感到寂寞,同时也能够学会合作,一举多得。 虽然现代足球外国人踢得好,但是古时候的蹴鞠是咱老祖宗的游戏。假以时日,我儿子这一代一定能振兴中国足球。吴炜笑着说。

  “蹴鞠屡过飞鸟上,秋千竞出垂杨里。少年分日作遨游,不用清明兼上巳”。唐代诗人王维的这首《寒食城东即事》,描绘了人们在清明节纷纷走出户外,踢球、荡秋千的情景,王维还感慨说,年轻人应该每天出去游玩,何必要等到清明节呢?如今这些传统的体育项目,依旧是人们喜爱的体育活动。     借着春风放风筝     本报记者 李雪颖 实习记者 顾  宁     迎着温暖的春风,每个周末,9岁的轩轩都要缠着爷爷带他到户外放风筝。轩轩爷爷说:“春天很适合放风筝,气温慢慢回升,风也比较稳定。”     轩轩正在上小学,学校的手工实践课上教他们用木棍和包装纸做简易风筝,告诉他们风筝的起源和传说。而且,老师教他们做风筝不需要用胶水固定,完全依靠尼龙绳,不用胶水就能将两样东西固定到一起,让孩子们感到很新鲜,做风筝时,还能自由发挥,绘制自己喜欢的图案。     唐爷爷说:“我们第一次周末去运河公园放风筝才发现,很多像轩轩这么大的孩子在玩,也有我这么大年纪的人在放风筝。”唐爷爷说,因为轩轩现在年纪还小,又是男孩子,真正玩起来也很怕风筝线伤到他或是脚下没注意摔倒。“有一次,轩轩一定要自己收风筝,但是那天风有点大,最后一着急他直接用手去拉风筝线,一下子划出了一道血口子,之后他就记住了不能直接用手拉线,很危险。现在虽然知道不能用手直接碰线,但是一着急的时候还是记不住,所以一般在、风不是很大的时候,或是周围没有其他放飞的风筝的时候会让他自己拿着风筝放,以保证他的安全。轩轩慢慢也开始学着将风筝放起来,不再是像一开始一样傻傻的一直放,知道借着风的力量,有节奏地收放了。”     唐爷爷和家里人都很高兴轩轩能喜欢放风筝,“家里人都很忙,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周末一般就是待在家里了。现在他要出来玩,起码要两个人陪着,剩下的两个人再在家里也觉得无聊,于是大家就一起出来了,在外面聊聊天,绕着河边走走路锻炼身体也挺好的。”     温馨提示     在古代,放风筝不但是一种游艺活动,更是为了祈求放走秽气,消灾解难。许多人在清明节放风筝时,把自己知道的灾祸疾病写在风筝上,然后等风筝升到天空中时就剪断风筝,让他随风飘逝,希望带走所有的秽气,带来好运。     趣味盎然荡秋千     本报记者 季雪峰     清明假期,家住西安市的张明去华阴市体验了一把秋千节。“没有想到秋千还有这么多的玩法。作为传承至今的民族文化瑰宝,不但有秋千飘飘荡荡的优美潇洒,还能锻炼身体,考验勇气。”     “牌楼秋、线轮秋、天平秋、竹竿秋、辘辘秋……这些秋千名字,一听就会引发你的联想。这些造型各异,玩法新颖的秋千,一见就会吸引你去尝试。”张明说,在秋千园内,最受欢迎的是牌楼秋,外观豪华大气,荡起来老少皆宜,不少老太太虽然走起路来慢悠悠的,但是一踏上秋千,立刻精神抖擞。此外,线轮秋名如其形,就像古时妇女织布时吐线的线轮,一次可乘坐4人,启动时须人用力转动,待转起后,由惯性不停地上下翻转,很适合青少年玩耍。     秋千除了这些娱乐性的玩法,还有惊险刺激,考验勇气和体力的玩法。“脚踏上去,双手抓稳,秋千荡起来,一切只是看似简单。”张明说,天平秋可以缓缓地荡,同时也是青壮年男性一试身手的好场所,近八米高的横杆,秋索也有近七米长,秋千荡起来是非常考验体力与勇气的,因此也叫它“好汉秋”。     考验人体协调能力的竹竿秋,也是非常吸引人。张明说,“秋千下设一水池,池内注满清水,荡秋千时人从水池上掠过,影像倒映池水之中,别有一番情趣。但竹竿秋千不同于普通秋千,它的秋索就是竹竿,因此荡这个秋千必须掌握要领,得顺着惯性,在秋千摆动到池前方的一刹那间乘势跳下来,否则,只有落水的命运,或者等待摆动停止让别人用木勾,勾至池岸边,方能下来。”     辘辘秋是用一根绳索,挂在横梁上的木制滑轮上,一端绑着秋千板,一端用手牵着。玩时双脚踩稳秋板,并将绳索置于身前,双手使劲拉动绳子。“这是非常锻炼人体力量和平衡的,必须掌握好身体重心,手脚配合不好就会摔个仰面朝天。”张明说。     荡秋千流传至今,仍受人们的喜爱。清明时节,架起秋千,在空中飘来荡去,翩翩若飞,可以舒展心情,开阔视野,平衡身心,增大胆量,忘却烦恼。     温馨提示     秋千的历史很古老,最早叫千秋,后为了避忌讳,改为秋千。古时候的秋千多用树丫枝为架,再栓上彩带做成。后来逐渐发展成为用两根绳索加上踏板的秋千。如今的秋千,在很多休闲场所都有,很多人也因为喜欢秋千,在家里放置秋千椅。实际上秋千是集观赏性、竞技性和娱乐性于一体的民俗体育活动。     春暖踏青正当时     本报记者 蒋亚明     对于中国人来说,踏青是大多数人春日里最先想到的户外活动。在不同地方,踏青可以表述为春游、探春、寻春等多种形式,实际上都是在草木返青的春季,结伴到郊外原野远足赏绿,并进行各种户外游戏如蹴鞠、荡秋千、放风筝等活动。     而每年的清明时节,对于地处华北地区的人们来说是踏青正当时,清明前后的半个月左右时间,万物复苏、百花竞放,从漫长冬季中逐渐复苏的大地让人忍不住想在户外奔跑、呼吸。因此每年春天,踏青基本是绝大多数人都会参与的活动。     每年的开春时节,北京丰台区城南嘉园小区的孙瑞都要带着家人去附近的郊野公园或远郊的植物园玩,今年的清明假期,他们去了北京植物园踏青。孙瑞说,早春时节没有比踏青更适合全家人的户外活动了,而选择一个较大的景区游玩,感受各种各样的春天气息,本身就是一种享受。     清明前后是北京植物园最佳的赏花期,孙瑞一家在小长假第一天去的植物园,也赶上了今年的植物园桃花节,虽然园内人山人海难免有些拥挤,不过鲜花和美景更能吸引和打动人。北京植物园很大,对很多人来说走上一圈就是一场运动量不算小的锻炼,不过在观赏各种花卉、留影拍照间,很多人都忘却了疲惫。     孙瑞说,现代意义上的“踏青”有了很多限制,例如有时景区、公园内的草坪并不是可以随意踩上去的,这难免让人觉得“踏青”有些不尽兴。大人还好控制,有时孩子见到绿地和草坪就想上去跑跑跳跳,阻止或不阻止都觉得不好。不过还好,北京植物园内有些草坪和绿地是可以踩上去的,园内也有大片的草坪可以露天野餐,这次他们一家三口就享受了树下野餐的乐趣。     在赏花游玩的同时,孙瑞认为,踏青也是一项锻炼身体、陶冶情操的户外活动。他笑着说,上小学4年级女儿平时不太爱运动,但像赏花观景这样的活动却常常让她流连忘返,“我们在游玩时也不时和她对对那些描写春日的古诗,也算是春日踏青的一个乐趣吧。”     温馨提示     我国民间长期保持着清明踏青的习惯。踏青,又叫春游。古时叫探春、寻春等。传说,在很早以前就有清明踏青这一活动了。据《旧唐书》记载:“大历二年二月壬午,幸昆明池踏青。”可见,踏青春游的习俗早已流行。杜甫有“江边踏青罢,回首见旌旗”的诗句。到了宋代,踏青之风盛行。宋著名画家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就极其生动地描绘出以汴京外汴河为中心的清明时节的热闹情景。清明踏青之盛况,可见一斑。     随时随地踢毽子     本报记者 王  灿     家住北京的祁锟,今年五十有六,平时最喜欢的就是参加各种体育运动,但他最喜欢的还是传统体育运动,比如放风筝、抖空竹,而这其中最常参与的则莫过于踢毽子。     祁锟说:“小时候的生活不如现在,可玩的东西不多,能有个毽子那就算得上是非常高级的玩具了。也许正是因为从小就参与这项运动,所以直到今天我还常常踢毽子。现在每年从清明节开始,我都会开始踢踢毽子,活动一下筋骨。而之所以选择这个时节,主要还是因为这时气温变暖,厚厚的冬衣逐渐脱去,便于进行踢毽子。而且,这时草木开始生长、空气清新,非常适合户外运动。”     谈到踢毽子的好处,祁锟如数家珍。在他看来,踢毽子不仅可以愉悦心情,而且能起到强身健体的作用。他说:“踢毽子看似只有下肢在运动,可由于踢毽子时有很多花样动作,需要保持身体平衡,所以对于全身肌体都能起到锻炼作用。踢毽子还可以改善下肢的力量以及关节的灵活程度,而且可以锻炼人们的反应能力,使人们的大脑得到锻炼。”      踢毽子虽好,但是一些必要的事项还需要特别注意。对此,祁锟表示,踢毽子时一定要选择开阔且平坦的场地。其次,要挑选一双柔软的鞋子,以及一身宽松舒适的运动服装。再有就是膝关节、踝关节以及腰部有伤的人不宜踢毽子。     此外,对于如何踢好毽子,祁锟说:“有人曾总结,踢毽子要‘膝若轴,腰如绵,纵身猿,着地燕’。 我理解就是,踢毽子时全身的肌肉都要放松,身体要顺势自然摆动;跳起时,要如猿一般灵巧,落地时要像燕子一样轻盈,这样才能把毽子踢好。而大家在踢毽子时,要先从单脚练起,逐渐增加难度,不可急于求成,只有这样方能练好。”     温馨提示     踢毽子是我国汉族民间传统运动项目之一。据史料记载,踢毽子起源于汉代,唐宋时期开始盛行,明代开始有踢毽比赛,清代达到鼎盛。随着新中国的成立,作为民族传统体育运动,踢毽子更是得到了大力的扶植,除了成立“中国毽球协会”,还制定了相关运动规则,组织开展相关体育赛事和培训工作。     踢出假日好心情     本报记者 李雪颖     “放假的时候最开心了。我最喜欢踢球,假期里能和爸爸、和朋友们一起踢一场比赛最开心了。”7岁的吴廷之从小就在十分热爱足球的父亲的影响下开始踢球。吴廷之的父亲吴炜是忠实的北京国安队球迷。国安的比赛,他几乎场场不落。只要不出差、不加班,国安的主场他都会和朋友们一起去现场支持自己的球队。随着儿子慢慢长大,吴炜发现儿子同样对足球很热爱,他便有意识地培养儿子对足球的爱好。吴炜还带着儿子去看过两次国安的比赛。     “踢球是一项特别好的运动,能够释放压力。和朋友们一起奔跑、打配合、最终成功破门,那种喜悦难以形容。太爽了!”吴炜说。清明小长假期间,吴炜和朋友们约了一场球。这场球很特别,有人提议带上孩子,于是便上演了一场亲子足球赛。吴廷之手舞足蹈地告诉记者:“特别有意思。有的小朋友比我大挺多,踢得比我好,有的很小,我就让着他们。爸爸踢得比我好,他还进球了,特别棒。”吴炜已经成功晋升为儿子的偶像。     吴炜说,孩子现在还小,正是培养爱好特长的时候。“我很喜欢运动,也了解体育带给人的好处,我不想孩子每天窝在家里,希望儿子能够成为积极、阳光、正能量、有担当的男子汉。趁着假期带着他一起和我的朋友们,还有他的同龄人一起踢球,是一次特别好的经历。他是独生子,所以能够让他通过踢足球的方式找到玩伴,不感到寂寞,同时也能够学会合作,一举多得。”     “虽然现代足球外国人踢得好,但是古时候的蹴鞠是咱老祖宗的游戏。假以时日,我儿子这一代一定能振兴中国足球。”吴炜笑着说。     温馨提示     蹴鞠就是足球的前身,球皮是用皮革做成,球内用毛塞紧。相传蹴鞠早于商代已有,战国时期流入民间,至汉代军中用以练身习武,并列于兵书。唐宋时期最为繁荣,杜甫的《清明》诗中写到:“十年蹴鞠将雏远,万里秋千习俗同”,说明了当时蹴鞠活动的普及。

儿子小时候对足球有些抵触,总说我踢得臭。前国安球员南方边说边笑。近日,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新长征启动,前国安球员杨晨和南方参加了在北京市八一学校举办的北京站活动。俩人与学生们一起上了一节足球课,并分享了自己的足球故事。 南方的儿子今年上五年级,从小练田径的儿子从这学期开始迷上了足球。南方说,他现在特别喜欢踢足球,每天训练,踢得特别起劲,周末还有比赛。我对他踢足球这件事不反对,也不强求,让他朝着自己喜欢的方向发展。不仅影响了自己的孩子,南方更影响了更多的青少年和足球爱好者。在互动足球课上,南方轻松地和孩子们打成一片。他说,体育是最好的教育,它带给孩子坚忍不拔的性格,团队精神和良好的人际沟通氛围。对于孩子们与人交流沟通、未来融入社会有很大益处。 南方说,孩子们应找到自己喜欢的运动项目,足球只是其中之一,我鼓励大家去寻找自己喜欢和适合的体育项目。现在孩子们学业负担比较重,需要一个很好的身体作支撑,参与体育活动不仅能收获好的身体,还能促进学习。 现任北京北控燕京队领队的杨晨通过一节互动足球课就发现了足球苗子。他说,我发现无论男孩、女孩,大家的运动能力都很强。我通过这一堂课就发现了有特点的球员,有些是速度快,有些体能好,还有的是技术好。他们虽然年龄小,但他们的无球跑动意识和对足球的基础意识都很强,动作一板一眼很正规,这让我很意外。 杨晨的儿子在他的影响下开始踢球,而杨晨的心里却有些舍不得。杨晨说,我从小就踢球,我的父亲当时给了我很多支持。现在家里的孩子大多都是独生子,让儿子去踢球,我琢磨了很久,说心里话有点舍不得,因为踢球很辛苦。我小时候从体校到专业队,付出了很多努力,这是件很辛苦的事情。同时杨晨也怕儿子活在自己的影响之下。而最终踢球能给孩子带来的好处,让他说服了自己,也做通了孩子妈妈的工作。杨晨说,踢足球能够锻炼身体,培养孩子坚强的品质,能够增强团队意识。我们生活在集体中,足球是一个11人的集体项目,算是一个小集体,包括守门员、前锋、替补球员等都要有集体意识。所以我下定决心让他踢球。通过踢球,我也感受到了孩子身上的变化。

图片 1

导语

在2001年龄段的国字号青年队时隔26年无缘亚青赛后,国足1-2不敌叙利亚后,在国足选拔队东亚杯连输日韩后,国内的舆论再次将“青训”话题翻新,中国足球的未来靠什么?

中国家长,他们不是中国足球的直接参与者,却能决定中国足球的未来。如果你有孩子,你会让他/她踢球吗?

撰文 高雪梅

北京深秋与初冬的交接,天空总是阴沉的,就犹如在这个寒冬中挣扎颤抖的中国足球。

风把后厂村路旁的树叶吹落在地,落叶嚓嚓地刮过地面。中关村智云球场,数百名9到13岁小球员,正在参加一个名为“京少赛”青少年足球比赛。

冷空气呼呼的灌进小朋友的嘴里、脖子里、袖口里,也砸在孩子家长的脸上。家长们趴在球场旁边的铁栅栏边上,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孩子奔跑着,摔倒,再迅速爬起来投入比赛。

家长们有人呼喊着孩子的名字,有人沉默的抿着嘴唇一言不发,他们各怀心思,有人憧憬着职业足球梦,有人想着通过踢球,孩子能否在择校中占领高地。

一场比赛结束,小球员们手拉着手站成一排,向场外鞠躬并高喊,“谢谢家长!”

孩子的第一拨球迷

“抢他,儿子。”

“仔仔,你回的太慢了。”

“冲儿子。直接上!”

京少赛U9年龄段甲组,环宇回联队家长们的助威声此起彼伏,甚至盖过了场上的教练。

站在家长们的身边,根本听不见教练的临场指挥声,孩子们就像一辆辆玩具小汽车一样,在家长的遥控下飞驰着。

周末,家长们牺牲难得的休息日带着孩子东奔西走,参加各种足球比赛,有的孩子还不止练一个项目,上午足球踢完,晚上还要去练习冰球,孩子还在念小学,家长们全程陪伴着孩子的运动生涯。

二胎政策开放至今,已经进入第四个年头,很多家长带着家里的大孩子踢球,另一只手拉着小一些的弟弟妹妹,有的小孩甚至在寒风中趴在爸爸的肩头睡着了。

哥哥在球场上激战正酣,弟弟突然在场外摔了个大马趴,妈妈鼓励着小朋友赶快爬起来,还不忘用眼睛瞄向场内的局势。

足球是一项辛苦并且看似枯燥的运动,需要孩子日复一日的坚持。除了比赛之外,训练中的小球员,重复着规定的技术动作,练习教练布置的传接球配合。

场上辛苦的是孩子,场下辛苦的是家长。

“我带孩子去韩国打比赛,那里的情况完全不一样的,家长是可以进去坐在场边看的,哪儿像国内,还得隔着围栏。”一位爸爸手插着兜,一边隔着围栏望向场内,一边向腾讯体育抱怨着,“为什么不让进去?真有家长和裁判打起来的情况,还有和对方教练吵的,什么样的都有。”

京少赛的参赛小球员中,大部分的孩子球龄都超过4年。他们从四、五岁开始踢球,春夏秋冬,日复一日,有的孩子一周要训练四到五次,在这个过程中,家长会全程陪伴。

“锻炼身体,有个爱好,别的也没多想。”当被问及为什么带孩子踢球,很多家长都会这样说,他们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让孩子成为球星,甚至不是成为一名职业球员。

一去不复返的童年

每个孩子只有一次童年,对于中国孩子来说,繁重的课业压力将“童年”一词的定义死死地限定在了12岁之前。

京少赛踢球的孩子大部分是小学生,在和家长的交流中,你会发现学习和足球占用了孩子和家长的生活的大部分时间。

北京育才小学通州分校的家长带着孩子参加京少赛U11乙组的比赛,从通州赶往位于海淀区的比赛地,中间的路途将近50公里,参加比赛的孩子几乎是全家出动。

育才小学的孩子效力于京少赛的潼星队,球队的其中一位家长介绍,自己的孩子平时在学校练球,每天训练两小时,一般是踢完球再回家完成作业,每天的时间被分配的紧紧巴巴。

“除了跟着学校踢,我们还给他报了俱乐部,这就是跟着俱乐部来比赛,周一周到日,他每天都在踢球。”周而复始,京少赛的孩子球龄大多都在4年以上,而这样的情况,对于踢球孩子和他们的家庭来说,并不是个案。

“他周末早上爱睡懒觉,平时早起上学,叫他起床也很费劲,但一有比赛他就得自己起,不能赖了。”场边的一位家长这样描述自己9岁儿子来到赛场前的状态。

位于后厂村的中关村智云球场作为京少赛的比赛场地之一,距离孩子们的学校和家并不近,早场的比赛一般10点就开始了,还有部分的场次安排在9点,想要不耽误比赛就必须早起。

“我就告诉他,你再不起床,就别去参加了,他就爬起来了。”讲起这段的时候,这位爸爸的眼神里透露着对于孩子的骄傲和宠溺。

中国足球的12岁魔咒

“如果耽误学习,上初中就不踢了。”

当被问及孩子上初中后的打算,家长们就像统一了口径一样,大部分人会给出这样相同的回答。

“他踢球就是个爱好,学校里大家都踢,他就跟着踢,我们以后也没打算让他干这个,就算现在不踢球,也会参加其他的兴趣活动,他喜欢踢就踢呗,但上初中时间更紧了,就别踢了。”

教育体制、球场条件、基层教练数量、青训水平、足球氛围…种种因素决定了中国的足球人口数量,特别是位于金字塔基座部分的青少年足球人口,始终处于一个低位的状态,而直接决定孩子是否踢球的人,是他们的家长。

环宇回联的足球教练闫梦杰带10年龄段梯队已经4年了,从最初的只有几个孩子,到现在发展到40多人,其中有的孩子已经被职业队挑走,未来有可能走上职业足球的道路,“我们队里的9号前锋,已经被国安选走了,他现在刚9岁,国安最小的梯队是12岁。”

五到六年级,12岁之前,踢球的孩子和家长将面临一个重要的抉择:是继续踢球未来进入职业队,还是当个普普通通的学生。对于家长来说,这个决定有可能影响孩子的一生。

“队里孩子的情况不一样,有的想出成绩走职业道路,有的只是想锻炼身体。训练量大,可能会影响孩子第二天的学习状态;训练量不够,又满足不了想走职业道路的孩子。”在谈到和踢球孩子家长的分歧时,闫教练这样说。

孩子进了职业梯队,就不能像其他同龄人一样上学了,职业俱乐部的梯队一般会选择与学校合作的方式,帮助踢球的孩子完成9年义务教育。最直观的不同体现在学习时间上,“梯队的孩子只上半天课,学习氛围相比正常的全日制学校可能会差一点。”

但闫教练认为,这样的情况并不影响孩子的升学,“如果没踢出来,也能继续上高中。”

用足球砸开名校大门

在普通学生和职业球员之间,还有一种选择,就是进入足球特色校,“会踢球”成为了很多孩子的敲门砖,一部分家长让孩子踢球,是想在小学阶段敲开名校的大门。

“清华附中,101中学,踢得好都能上。”谈到让孩子踢球的目的,一位家长很坦率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择校方面的帮助是一些家长带孩子踢球的主要目的。

“我队里已经有两个孩子被八一中学挑走了,他们队里急缺这两个位置,和他们的教练已经说好了。”闫教练这样介绍。

以上提到的三所中学,都是北京市排名前20的重点中学,只要孩子踢球好,初中阶段进入名校似乎不存在什么障碍,在教育资源竞争激烈的北京,“踢球好”成了“学习好” 之外的又一捷径。

踢得好在升学方面到底可以多吃香?据腾讯体育了解,只要竞技水平足够优秀,满足了这些学校的选拔条件,甚至可以跨区上学,孩子和家长也不用考虑学习成绩的因素了。

京少赛比赛的当天,闫教练的10梯队只来了9个孩子,五人制的比赛,半场换人采取“全上全下”的规则,环宇回联上半场无奈只能四打五。

“因为队里的很多小球员要代表学校参加比赛,只能缺席俱乐部的比赛”,闫教练这样解释,“对于教务系统的比赛来说,参加校队比赛会影响孩子评优,区级三好生和市级三好生的称号会影响孩子能否上一个好的中学。”

踢球,已经成为很多家长为孩子学业布局的一个重要因素,他们的目的只是想让孩子好好上学,并不是成为一名职业球员。

被呵护的足球梦

卢卡斯的爸爸王先生,朋友圈里全是儿子的踢球的视频。

自己是北京人,太太是波兰人,周末的时候,王先生拖家带口,带着太太和小儿子来看大儿子踢京少联赛。

09年的出生的卢卡斯从6岁开始踢球,这次跟随比自己大一岁的孩子一起比赛。可能因为不是奥运适龄,08年龄段踢球的孩子似乎少一些,“他个子高,正好08年龄段缺人,他就跟着一起踢。”加上他,卢卡斯所在的斯巴达克U11也只有8个球员,踢八人制的比赛,大部分时间没有替补。

卢卡斯是一名二代华裔球员,情况类似于北京国安队里的侯永永。从小出生在北京,卢卡斯能说流利的中文,一家四代都是足球爱好者,卢卡斯喜欢的球队是北京国安。

入场的时候,别的小朋友都用身份证检录,卢卡斯的手里拿着一本护照,工作人员在秩序册上找了半天都没能找到他,他用手指了指秩序册,又指了指自己的护照,才顺利入场。

关于踢球这件事,王先生和孩子都非常认真,父子二人的目标非常坚定,就是在未来成为一名职业球员。卢卡斯的妈妈则更冷静一些,谈到孩子踢球的事,妈妈总是告诉父子俩,“这很难”。

“我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18岁的孩子,都已经进入了米兰梯队了,但后来没能成为一名职业球员。” 卢卡斯的爸爸自然也知道其中的艰难,但他信仰努力的力量, “踢球这件事,天赋只是占了很小的一部分,更多的还是需要努力,天赋肯定有影响,是人的一种动力和兴趣,我在一家四代都喜欢足球,这可能是一种天赋吧。”

场上的卢卡斯更喜欢踢前腰,他在比赛的时候喜欢控球、盘带,王先生的镜头曾记录下这样一幕,儿子在对手4名小球员的包夹之下,运用灵活的脚下技术把球分了出来交给队友。

喜欢带球,就会遭遇对手更多的身体侵犯,卢卡斯也因此经常受伤,“他的膝盖和脚踝经常受伤,被对手踩得”,孩子还小,有的时候会有一些急躁的小情绪,“我会给他看一些球星的自传,告诉他一些伟大的球星也会受伤,甚至如何应对职业生涯报销的重伤”,王先生这样安抚受伤的儿子。

卢卡斯的爸爸说,告诉孩子这些,都是在为未来成为一名职业球员做准备。

孩子想踢,还是家长想踢

为了让孩子有个好一点的踢球环境,爸爸做了许多努力,除了在斯巴达克俱乐部踢球,卢卡斯还在其他的球队跟着一起训练、比赛,保证一周的大部分时间有球可踢。

到了寒暑假的时候,王先生会带着一家人去到欧洲,卢卡斯则会参加当地的足球训练营,这样的训练营一般是两周左右,孩子会在这得到专业的训练,“放假的时候会带他去欧洲巴塞罗那青训营,和职业梯队的孩子一起踢球。阿内尔卡的两个孩子都在那里,卢卡斯和他们一起踢球,聊天时候问了问,也是放假了没球踢才来的。”

踢球是一项艰苦的事情,特别是对于青少年球员来说,重复的基本功训练,一个动作重复成百上千遍,对于孩子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考验。腾讯体育问卢卡斯的爸爸,到底是孩子想踢球,家长想让孩子踢球,他是这样解释的,“也让卢卡斯学弹琴,别的事情,他没有像踢球这么努力。”

那孩子本人对于踢球这件事是怎么想的呢?与卢卡斯的交流是在一场比赛的赛后,他的上嘴唇被球砸中,在寒风中有一点渗血,那场比赛他们被对手逆转,卢卡斯的爸爸认为他们全队发挥失常。

赛后,卢卡斯的教练把全队的8个孩子叫在一起,用严厉的语气进行了长达10分钟的训话,“你们要是害怕拼抢,就去打羽毛球算了!” 卢卡斯披着外套抱着自己的水壶,微微低着头,表情有点委屈。

“我也感觉可以赢,但是我们没有太多的转移,如果能够拉开空间形成1对1,我们会有机会的。” 卢卡斯一板一眼的复盘着比赛失利的原因,态度诚恳而认真,“有时候教练跟我说,让我当墙,配合队友完成二打一,但我觉得那个球不传,突破更好。”

在队里,卢卡斯穿16号,但他喜欢的号码是9号,妈妈的老乡莱万多夫斯基也穿这个号码,“他有很多的射门,我有的时候也会打前锋。”

当被问及如何成为一名职业球员的时候,卢卡斯的眼神里透着坚定,“每天训练都努力付出,才能获得回报,在比赛里努力才能提高。”

采访的最后,腾讯体育问了卢卡斯一个残酷的问题,“如果以后你学习压力大了,作业多了,没办法踢球了怎么办?”

“这不太好,我会尽快做完作业就去训练,如果非要在足球和学习里做选择的话,我选足球,先去打职业,然后再去学习。

回答问题的时候,10岁的孩子眼神里展现出对于足球的执着,令人深信不疑。

往期推荐